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玲珑孽怨 第六章 蒙面双姝

时间:2018-05-14
软了的肉棒从霜灵的菊花蕾中滑了出来,带出一线白色的液体。霜灵余韵未尽,仍趴在那儿一动不动,胸口不住起伏。成进抚了抚她的头髮,稍作安慰,回身搂住云儿躺下,休息休息。
  过了半晌,淫兴又生,心想这天趁着高兴,将云儿前后处女也一併破了。笑吟吟地瞧着云儿的俏脸,只见她面红过耳,给他搂在怀里,却是一动也不敢动,发现成进正在看她,头儿埋得低低的。成进推了推霜灵,说道:「轮到你来帮我吹吹,我来帮云儿的后庭也开了苞。」云儿的头埋得更低了。
  霜灵无奈爬起身,将脸凑到他下身,却见阳具上花花绿绿的沾了不少东西,一股莫名的怪味甚为浓烈。红的自是云儿的处女血,白的是他自己的精液,黄的却怀疑是自己的大便。不禁大皱眉头,小心地问道:「我先帮你洗洗好不好?」
  成进也怕她向赵老儿告状,心想对她不宜太过份,便点了点头。霜灵心中一宽,下床取了脸盆,替他洗乾净下身才回到床上,趴在他身下将阳具含在嘴里。
  成进一边享受她小嘴的服务,一边玩弄着云儿刚刚发育成的乳房,片刻间肉棒又朝天高举。成进捏捏云儿的脸蛋,笑说:「到你了,来吧。」摆好姿势,肉棒顶在云儿后庭,便準备全力一捅……
  突然门外人声大哗,有人嚷道:「有刺客!有刺客!」
  成进一怔,暗骂一声:「狗娘养的刺客!」强行收慑淫兴,骂骂咧咧地穿好衣衫,丢下两具雪白的肉体,提剑出房。
  辨明门外有兵刃相交之声,当即奔至。只见两个面人给围在中间,两人均是全身黑衣,只露出一双眼睛,厮杀正紧。
  他这当口正给一股闷气堵在心口,一见刺客顿时火冒三丈,大喝一声,提剑加入战团。但这么心浮气燥,一交上手便连遇险招,对手之强竟是自己出山之后所仅见,立时手忙脚乱。「嘶」的一声,他一大片衣袖给对方长剑挥去,接着肩头一痛,已然中剑。还好他身手还快,急退三步,避开要害。
  众人见二姑爷挂綵,大呼小叫,又围了上来,人越来越多,那两个刺客武功虽强,眼见寡不敌众。
  成进瞧见便宜,待伤口给包扎好,又提剑走上。这次他不敢轻敌,长剑交上刚才伤他的那名刺客,使出平生绝学,与对手打了个旗鼓相当。
  几下交手后,成进感觉对手虽然招数精妙,气力却是不济。心念一动,仔细端详,发现那两人身材婀娜,颇像女子。当下大喝一声,使出险着,一招「虎爪手」劲抓向面前那刺客胸前。
  此手一去,等于送入对方剑圈之中。那刺客万料不到他这招,使剑的右手招数已老,不及回防,只好左手一切,向这入侵的手臂斩落。
  成进早已料到这招,全身气力尽运于此臂,拼着受她这一掌刀,手臂仍直向前。那刺客一呆,不及攻敌,飞身急退。但这一迟疑间,已给成进在胸前撕去一块布。
  成进手掌一及对方胸部,触手软绵,知道自己所料不差,虎爪手运出,便拟让这胆大包天的女刺客当众露出乳房。好在那女刺客身手还快,只给他撕去外衣一层而已,未露大丑。但如此已令她大怒若狂,舞起剑圈,直取成进。成进吟笑退避,早有一帮打手将她阻住。
  成进故意将手拿到鼻边闻了闻,笑道:「好香啊!」眼睛在那女子身上溜来溜去,见她身份苗条,一对眼睛水灵灵的,越看越是心动,只是可惜见不到她的脸,不知美丑。那女子怒极,却近他身不得,招数渐乱。
  另一刺客见势不妙,叫道:「阿琪,今日杀不了赵老贼,先避一避吧!」替那阿琪挡了两招,拉起她便跑。
  阿琪叫道:「蓉姐别拉我!我要杀了那奸贼!」但身子却给拉得直飞,转眼间不见蹤影。
  成进等见了这等轻功,面面相觑,均自歎不如。成进犹自想像着那阿琪的美妙身态,想起那蓉姐好像身材也不差,两女声音娇嫩,应当年纪不大。当下胡思乱想,嘴角暗暗凝笑。
  给这刺客一闹,成进开发云儿后庭的兴头也没了。担心帮中给卢杰的势力压过,当下便回到帮中察看。
  龙神帮总坛设在距赵府十来里外的一个山头上,山上草木繁茂,总坛便藏于林中。
  一入大厅,便见到一个女人正在向几名手下喝咤什么。大声笑道:「大姐好兴致啊!」
  那女人便是霜灵的大姐、卢杰的妻子°°赵霜茹。与两个妹妹不懂帮中事务不同,赵霜茹自幼好武,一直跟在父亲身边,是龙神帮事实上的副头领,打家劫舍的勾当,才二十一岁的她也已不知干过多少宗了。赵家三姐妹中虽然都貌美如花,但三妹霜瑶年纪尚小,霜灵又太懦弱,均不及这大姐英气勃发。兼之霜茹身材凹凸有致,更胜妹子,三姐妹之中似乎要数她最美。
  成进却知道自己夺权的最大障碍便是这个女人。他与卢杰虽同是赵昆化的女婿,但卢杰的老婆在帮中握有大权,远非自己那娇滴滴的霜灵可比。只见赵霜茹扎着头巾,一副武士装束,虽则英姿勃勃,不掩美人本色。
  赵霜茹一见他,也笑道:「你也来啦?不在家陪我的乖妹子?找爹吗?他在里面。」对这个妹夫倒似是并无芥蒂。
  成进客套了几句,逕自进去找赵昆化。
  赵昆化一见到他,倒是大喜。成进将家中有刺客来袭,已给打退一事稟报了他,说道:「我怕帮中有事,赶来看看。」
  赵昆化道:「你来得正好,我等下要干一件事,正愁帮手不够呢……」当下一五一十向成进交代事情。
  原来新任苏州知府罗参不卖龙神帮的面子,捉了他们几个人要定罪,口气甚是狂妄。赵昆化明白这人底细,知道他其实是嫌进贡的银子不够重,想找些因子要钱。这日探得他双胞胎爱女正自家乡赶来与他会合,便想劫了来,给罗参一点厉害瞧瞧。
  成进多日来忙于婚事,手正痒痒,满口答应。赵昆化又道:「这事你茹姐就不要去了。」成进一听,知道有好戏要上演,吃吃直笑,领命而去。知道赵昆化支开霜茹的唯一原因便是有强姦戏要开锣,惯来如此。霜茹自己也心知肚明,虽不喜欢这些节目但也不想干涉,女人家也不好意思,每每自动走开,婚后更是拉着卢杰一起避开。
  不多时成进已凯旋而归,那几个护送罗家小姐的护院没两下便给全打趴在地上,眼睁睁看着一伙贼人劫了两位小姐而去,叫苦连天。
  成进一见赵昆化,便说道:「瞧那罗知府一副衰样,谁知竟能生下这么漂亮的女儿,哈哈!我瞧他老婆大肚之前多半有些不三不四。」将捆在一起的姐妹俩推到赵昆化面前。
  赵昆化瞧那两个女孩,不过十七、八岁年纪,早已吓得发抖。两人长得一模一样,容貌甚是娇丽,一副清纯模样,端的是标準的江南美人。